www.8455.com
个人资料
周蓬安
周蓬安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55,193
  • 关注人气:46,4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周蓬安:再现“大头娃娃”!为何总是重复昨天的故事?

(2020-05-13 20:26:22)
标签:

大头娃娃

食品安全

倍氨敏

时评

分类: 蓬安杂谈
周蓬安:再现“大头娃娃”!为何总是重复昨天的故事?
据湖南经视报道,近日湖南郴州永兴县多名患者家长发现自己孩子身体出现湿疹,体重严重下降,头骨畸形酷似“大头娃娃”,还有不停拍头等异常情况。经媒体调查发现,这些患儿被医院确诊为“佝偻病”,且都食用了一款名为“倍氨敏”的“特医奶粉”。实际上,这款“奶粉”是一种固体饮料,并不具有特医奶粉资质。(5月12日《新京报》)
周蓬安:再现“大头娃娃”!为何总是重复昨天的故事?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奉行“民以食为天”,可中国食品安全事件却是过几年就要“重复昨天的故事”。究其原因,就是生产、经营企业违法成本太低;事故发生后,对监管部门问责不够。
有关“大头娃娃”话题,用百度搜索目前是超过1000万个词条,而第一条就是百度百科“大头娃娃事件”。说的是2003年5月起,安徽阜阳地区相继出现婴幼儿因饮用劣质奶粉而腹泻,重度营养不良的情况,因食用劣质奶粉出现营养不良综合征的共171例,死亡13例。
2004年3月15日前后,阜阳当地电视台连续7天报道了当地大量婴幼儿食用劣质奶粉后变成“大头娃娃”的消息,消息经广泛报道后,全国由此开始围剿劣质奶粉。全国496家奶粉生产企业全部接受了检查,54家生产劣质奶粉企业被列入首批“黑名单”。
这个词条的最后一句很有意思,首先是“消息经广泛报道后”,言下之意,如果没有媒体的广泛报道,问题还将会继续恶化下去;“全国由此开始围剿劣质奶粉”,可围剿了这么多年,类似“大头娃娃”的食品安全事件还是频繁上演。
就在阜阳“大头娃娃”事件发生仅五年之后,震惊世界的“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网上更多称“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发生。事故起因是很多食用三鹿集团所生产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随后在其奶粉中被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
根据公布的数字,截至2008年9月21日,因使用婴幼儿奶粉而接受门诊治疗咨询且已康复的婴幼儿累计39,965人,正在住院的有12,892人,此前已治愈出院1,579人,死亡4人。截至2008年12月2日,全国累计报告因食用问题奶粉导致泌尿系统出现异常的患儿共29.40万人。
与阜阳“大头娃娃”事件相比,这次食品安全事故暴露出中国食品行业存在着三个更为严重的问题:一是大企业也作孽,三鹿乳业集团系国内知名企业,品牌价值高达149.07亿元,而阜阳“大头娃娃”事件牵扯到的54家企业均为国内“非知名企业”;二是大企业作孽的还很普遍,包括伊利、蒙牛、光明、圣元及雅士利在内的多个厂家的奶粉都检出三聚氰胺,中国乳业近乎全面沦陷,导致“代购”奶粉至今方兴未艾;三是加注三聚氰胺专门针对低端奶粉,充分暴露企业作孽的目的性。
应该说,对“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是不能令人信服的。仅有三名原本不知道三聚氰胺为何物的奶农被判处死刑,而对“毒奶粉”有直接责任的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仅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已获多次减刑),对相关官员基本上做到了“秋毫无犯”。
因此,该事件发生后,笔者曾写下多篇相关评论,如《还有多少食品含三聚氰胺?》《揭三鹿黑幕,新西兰总理功不可没》《河北咋成“三聚氰胺奶粉”的乐园?》《三聚氰胺奶粉再现,质监部门应担何责?》《“三鹿案”轻判后遗症:或有更多“晨园案”再现》《三鹿案:问责未了即升官,是对民意的公然践踏》等文,对中国食品安全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并呼吁“重典”整治。
就“郴州大头娃娃”事件,笔者早上发了一条微博:若干年总会再来一次!你要求严查生产者、销售者,甚至说枪毙造假者,网上不会有反对的声音。但如果你批评监管者,呼吁问责监管者,会不会被说成给美帝“递刀子”?
这条微博虽然没有引来“递刀子”的指责,但照样引来莫名其妙的批评声。网友(@卖火柴的陆伯言)马上就站出来“护主”:真能带节奏,明明是无良商家把固体蛋白饮料当奶粉推销,你立刻就能扯上食药监跟国产奶粉。
有网友就直接质问他:你知道食药监是干嘛的吗?
(@卖火柴的陆伯言)随后将事件报道的截图发了过来,意思是这个倍氨敏并不是奶粉,并留言“知道什么是奶粉什么是固体饮料的区别吗?有人像你推销板蓝根会告诉你这个是瑞德西韦吗?知道什么是假吗?”
可我搜索“倍氨敏”三个字,跳出来的第一条就是“倍氨敏奶粉排行榜 - 京东”,你还敢说倍氨敏不是奶粉吗?
就该案而言,早在2019年7月,媒体就曾曝光过湖南郴州地区的一起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事件。
在2020年3月30日,就有十几位家长在“问政湖南”上发表《郴州“大头娃娃”父母们联名请求政府处理郴州假奶粉事件》的“联名信”,称2019年郴州发生一起“大头娃娃”奶粉事件,“全因郴州儿童医院医生向患儿推销奶粉所致”。与上述视频不同的是,这次事件的主角是一款名为“舒儿呔”的固体饮料。
一直到5月12日,湖南郴州永兴县针对母婴店以蛋白固体饮料冒充婴幼儿奶粉销售一事才展开调查。报道称,湖南永兴县市场监管局已就相关事件做出决定,要求立即成立调查专班,并立案进行调查,同时安排报道中的5名孩子进行全面体检。
从第一次报道至今,约10个月时间,这个“要求立即成立调查专班”中的“立即”真是好玩,难道此前你们都在“睡大觉”?
可以肯定,如果没有严肃的追责,类似“郴州大头娃娃”事件过几年又将重来。网友(@卖火柴的陆伯言)如果当了父母,你得小心点了。
还是要重申我10年前《根治有毒食品,必须杀一批、关一批、撤一批》一文中的观点:对制造有毒食品的当事人,该杀一批了,决不能手软;对有关职能部门的直接责任人,该关一批了,否则我们的监管就形同虚设;对负有领导责任的,该撤一批了,否则难以引起他们的重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www.8455.com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